从梦想到现实:IPO泡沫破灭让科技企业普通员工

据外媒报道,随着今年美国科技初创公司上市后股价纷纷表现不佳,当地的豪宅和奢侈品销量也开始大幅下滑。公司的上市并未让员工一夜暴富,回归现实的科技企业员工如今更关注的是子女教育储蓄计划这类更普通的理财计划。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7个月前,旧金山的四季酒店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宣布了一个即将到来的好消息:将追加投资进行装修。

建筑商们当时正在建设一栋43层的玻璃幕墙超高层建筑:这里的住户将拥有专属的酒廊服务人员,外加蓝色的法国大理石、德国博德宝(Poggenpohl)的橱柜和当代卫浴(Dornbracht)的固定装置和设备。这栋大楼的顶层豪华公寓价值4300万美元,将会是旧金山最贵的住宅。

刚好能够赶上旧金山一批因首次公开募股成为百万富翁的住户,四季酒店当时表示,并承诺提升销售体验,以迎合这类新买家。

但是,今年科技企业首次公开募股的浪潮,本应创造旧金山新的超级富豪,并未取得成功。网约车巨头Uber的股价自5月份上市以来已累计下跌了近30%;Lyft股价下跌近40%;Pinterest和Slack的股价也都出现了下跌。

旧金山已成为科技产业从业人员聚集的城市。这些就业者们变得富裕了,也许赚了几十万美元。但在一个住宅平均售价约为160万美元的城市里,这还远远不够。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后,所有人几乎还是原样。我在他们的斯柯达野帝车中并没有看到路易威登的MacBook定制保护套,也没有看到香槟酒,旧金山税务服务公司Bogdan Frasco的税务经理J.T.福伯斯(J.T. Forbus)说。

私人理财经理们如今遇到的是一群精明的客户;开发商不得不降低房价镇流器--这在一年前闻所未闻;派对策划者们正在签署保密协议,举办秘密派对,让东道主私下享用他们的财富;此外,工会组织者也在寻找机会。

每个人都太激动了,谁能责怪他们呢?赚钱以前是那么的融资:一家协调遛狗者的初创企业筹集了3亿美元;早已是巨头的网约车公司的估值几乎再次翻倍;WeWork是一家商业房地产管理初创企业,几乎没有自己的房地产,但估值也曾达到470亿美元。

旧金山到处都是用来装钱的塔楼。大理石被抛光;浴室地板很暖和;私人游泳池也盛满了水。一年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房地产中介公司Sothebys International的房地产经纪人赫曼陈(Herman Chan)说。我们预计至少会有一个上升的轨迹,但实际情况确认令人气馁。这些公司并没有消亡,但是首次公开募股的动力已经消失了。你甚至听不到任何人谈论它。

那些为在空中建造玻璃住宅而与监管机构斗争的开发商已将他们的住宅开发进度与首次公开募股联系在一起。但在最近对四季酒店销售团队的采访中,他们承认并没有看到来自科技产业的房产买家。他们表示,兴趣主要来自海外买家、外国财富的年轻继承人和寻找城市房屋的年长高管。

奢侈品的定义是稀缺,但现在豪华住宅太多了,赫曼陈说。我再也没有像过去那样一套房子收到过10份订单。

举个例子:旧金山最豪华的社区太平洋高地(Pacific Heights)的一套全层公寓曾标价2160万美元,广告称一个值得品酒的酒窖正等着你1500瓶最珍贵的酒。但一年多以后,在降价500万美元后,这套豪宅仍未销售出去。

房地产服务网站Zillow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至2018年,旧金山挂牌的豪宅均价上涨了7%;但是今年,该市场却下跌了1%以上。

镇流器 这种不安已向南蔓延到了硅谷。加州波托拉谷镇价值1080万美元的房屋挂牌价被下调至至570万美元。根据Zillow的数据,加州圣何塞附近房屋的中位售价在一年内下降了10%,降至100万美元之下。

在科技股上市之前,时任房地产经纪公司指南针(Compass)的房地产数据分析师的德尼兹卡哈拉曼纳(Deniz Kahramaner)曾召集众多房地产经纪人和投资者,讨论未来的繁荣。他当时曾预计,数以千计的新百万富翁群体会把旧金山的单户住宅的平均价格提高到500万美元以上。但是现如今,卡哈拉曼纳沉默了许多。他说:来自首次公开募股的现金并没有展现出来。不过卡哈拉曼纳也表示,现在还为时尚早,人们需要更多的时间。

科技产业的从业者现如今正为像大学储蓄计划这样更普通的项目投入资金,而不是游艇。

今年让很多人回到现实。我们有许多人都在为他们制定子女教育储蓄计划,相当的无聊,旧金山理财公司Citrine Capital的私人理财顾问赖安科尔(Ryan S. Cole)说。

一些私人理财公司表示,他们实际上松了一口气。许多客户又回到了现实。我的一些Uber和Lyft的客户感到失望。如今住在不同的房子;对孩子们而言有了不同的学校环境;但总的来说,没有人变得贫穷,理财顾问乔纳森德约(Jonathan DeYoe)说。换句话说,那些认为会从Allbirds升级到伯尔鲁帝(Berluti)品牌鞋的用户,还是穿着Allbirds。

工会组织者说,随着一些普通科技从业人员意识到他们可能无法从公司股票中致富,长时间工作而没有可对应的实际加班费的诱惑也越来越小。工会组织者们今年在一个长期抵制工会的行业找到了动力。接受你所付出的动机是希望将来会有大的回报,专注于旧金山科技从业人员工会组织发展的保罗瑟斯顿(Paul Thurston)说。工程师、应用设计者和开发人员将被更像是员工一样对待,而不是像合伙人,这是他们在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之前被告知的,瑟斯顿说。

工会组织加州工程师和科学家的总监乔纳森莱特(Jonathan Wright)表示,他已同多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员工就组建工会一事进行过对话。过去有个承诺:每周工作100小时,睡在办公桌下,然后就会得到像贝索斯一样多的财富。这个神话已经消失多年了,独角兽的日子结束了,莱特说。

今年的财富来自苹果和Alphabet等老牌科技公司,主要是因为股价的飙升。当然还是有一部分财富来自于首次公开募股。尽管Uber股价下跌,但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已售出逾20亿美元的公司股票。像Uber这种情况尤为突出,近乎所有的首次公开募股财富都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他们也不会考虑在公司所在地买一幢独栋房屋,房地产经纪卡莱纳马斯格(Kalena Masching)说。

风险投资人艾琳李(Aileen Lee)表示,今年的另一个亮点:在2019年出现的新独角兽公司当中,女性领导的公司数量比往年任何时候都多。

首次公开募股后的派对仍在举行。只不过变得更隐蔽--而且没有电话。派对组织者杰伊希格安(Jay Siegan)说:我们签订了许多的保密协议。一年之前,人们会在派对上设立社交媒体站,用Instagram的标签签名。但是今年,客户都要求参加派对的人把手机留在前台,或者是放在Yondr袋子里。

然而,在公共场合,科技产业都是在反思和自我批评。首次公开募股的失望已到了如此极端的程度,以至于硅谷的两位技术人员开始做一些以前很少有人做过的事情:拿自己开涮。

风险投资人大卫考恩(David Cowan)和Reputation.com的创始人迈克尔费迪克(Michael Fertik)推出一个名为《泡沫报告》的在线脱口秀节目。它以采访其他科技高管为特色。他们希望,这档节目的重点是从硅谷内部取笑硅谷。考恩谴责新上市科技公司股价下跌,是残酷华尔街分析师的受害者。他开玩笑说:肆无忌惮的分析师根据现金流和利润来评估股票,根据财务报告的基本数据来指责一家公司,这是违法的。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摆脱那种神秘的想法,我们在股票市场上会有多大的价值。

费迪克则表示,他嘲笑自己行业的灵感部分来自于意识到这一切离现实有多远。我想让人们明白,硅谷是一个笃信宗教的地方,它认为自己是不可知论者。它有宗教的一些优点和许多缺点,他说。

目前,大多数人醒来后发现他们还在地球上。对于旧金山的住房权利活动家、首次购房者和租房者而言,这是个好消息,他们大多将科技繁荣视为坏消息。我们对旧金山湾区租金的任何调整都感到兴奋,这种调整使它们从人为抬高的高位回落。最终,所有的泡沫都将会破灭,反对高房价的住房权利委员会(Housing Rights Committee)的执行会长弗雷德舍伯恩-齐默(Fred Sherburn-Zimmer)说。(腾讯科技编译/明轩)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返回列表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8 深圳市千维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65214584号)技术支持:千维安电子

友情链接:电子烟厂家 天麻的功效与作用 电子烟货源 NMN 电子烟品牌 三七粉 电子烟代理 氨糖软骨素 电子烟贴牌 氨糖代理 杭州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