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学人:对话张春

  下半年经济形势不乐观 应当调整税收政策

  根据我们的预测,的确不是很乐观。如果经济的结构调整,力度不够大,或者是作用还没有马上显现的话,在今后的一两年,包括今年的下半年,经济的下调速度会蛮大的。可能6%,甚至会到百分之五点几。 我个人觉得政府主导的投资,要适当地减少。政府的钱应该转过来,应该让老百姓去消费,怎么来做呢?其实就是税收政策要做调整。

  中国最重要的是发展中长期债券市场

  中国应该更大力地发展,一个是股市。当然股市现在应该说有一点过热,但是最主要我个人觉得还不是股市,是中国中长期的债券市场。债券市场的融资成本,相对是比股市低的。

  债券市场应取消事前审批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都觉得是一个分头监管,分头审批。我觉得改革一个首先,债券市场要股市一样,逐渐取消市前审批的制度。

  Q

  小编

  张院长,我们首先问第一个问题,就是一季度的话我们的GDP增速已经到了7%,而且增速的风险也在不断地加剧。您怎么看今年下半年,咱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以及未来的风险呢?

  A

  张春

  我们也在分析,我们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也有一个宏观研究中心,我们现在跟央行研究局在合作,也在做一些预测,用最新的计量经济学的方法。根据我们的预测,的确不是很乐观。如果经济的结构调整,力度不够大,或者是作用还没有马上显现的话,在今后的一两年,包括今年的下半年,经济的下调速度会蛮大的。可能6%,甚至会到百分之五点几,如果没有一些更新的措施出来的话。

  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政府定在7%的目标,如果经济真得很不好。百分之六点几,甚至要往5%走的话,政府一定会出台一系列的政策。这个政策当然有货币政策有财政政策,但是政府最容易做的,政府加大投资的力度,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的力度。我相信政府如果不加大投资的力度,下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肯定会比较慢的,会下降的蛮厉害。但是我相信政府肯定会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的力度,把经济的增长速度提高上去。

  Q

  小编

  您怎么看待现在央行推行的中性的货币政策,它对稳增长的效果呢?

  A

  张春

  作为货币政策,我们一直认为它是趋经济的一个波动性,它对经济增长的周期性,不会有很重大的影响。经济增长,比如说大家觉得假如说有时候过高。假如说,我们说7%是大家觉得是今后10年差不多的目标,货币的政策无非是把它过高的时候把它调低一点,过低的时候把它调高一点。波动性,围绕着7%。但是到底是7%,还是5%,这个不是靠货币政策来调控,这个是要靠整个的结构调整,包括我们整个的经济制度体制的改革,要释放一些改革的红利,才能够稳住它长期的经济增长率。货币政策可以短期起一些效果,主要是起平滑的作用,围绕着趋势起一些作用,但是并不能解决长期的结构性的问题。结构性的问题,有可能是需要包括财政政策,财政政策包括税收政策,包括政府的投资到底是有多大的力度?民间的投资有多大的力度,包括我们现在经济转型,从原来主要是重资产行业的发展,转到轻资产行业的,包括高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发展,还有转到服务业行业。这个我觉得是长期增长的潜力所在,但是现在中国整个金融的制度,金融的体系,还不是很适合这一类企业的发展,所以中国需要有金融体系上面更大的改革。

  Q

  小编

  刚才您提到了财政政策,您认为咱们下半年或者是以后的财政政策,会怎么在稳增长方面发力呢?

  A

  张春

  财政政策中国有一些问题,中国以前财政政策大多数政府的财政比较大。政府主导的投资比较多,这个我个人觉得中国政府的投资,有一部分还是有效的。比如说像中国的高铁这些,的确是对中国长期的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但也有很多政府的投资,是浪费型的,也是有很多。

  我个人觉得政府主导的投资,要适当地减少。政府的钱应该转过来,应该让老百姓去消费,怎么来做呢?其实就是税收政策要做调整。政府的税负还是比较重,还是需要减税。这样有利于我们从一个投资驱动的一个经济发展模式,转到消费的驱动的经济发展模式。

  Q

  小编

  如何在稳增长扩大财政支出与减税之间取得一个平衡呢?你觉得应该怎样做呢?

  A

  张春

  减税,当然从政府的口袋里面掏钱出来,这个都是比较难的,全世界都是比较难的。在中国的政府口袋里面,尤其是中央政府有很多钱的,而且还是有很多资产的。我个人觉得政府,国有企业,国有的资产,拥有的形式不是最有效的。因为大家知道,国有企业在某些方面有一些好处,但是总体来说它的效率还是比较低的,所以现在国家也在鼓励,比如说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政府其实是应该把一部分的资产,通过这种方式把它卖出去。这样的话,政府手里其实还是有钱的,通过这些拿来的钱来减税或者是怎么样。总的趋势还是政府手里面控制的资产太多,而且这些资产的运作效率不是特别好,应该减少这些资产,把这些钱转到老百姓手里面去。

  Q

  小编

  您刚才说了咱们国有企业的效率不是很高,因为民营企业或者是民营的经济这一块发展。您认为在货币政策方面,怎么样把货币政策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注入到咱们的民营企业里面去呢?

  A

  张春

  现在的货币政策出来,大家也觉得这个钱没有真正地流到企业里面去。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好像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里面有几个因素,我觉得货币政策大多数的钱是通过银行在起作用的一个传导机制。银行一般贷款也是短期的,我觉得中国真正的民营企业发展,它是需要长期的资本。它包括股权的资本,还有债券的资本,最好不是通过银行的贷款。因为银行贷款一般都是短期的贷款,还有银行的资产也是短期的,它负债要匹配。负债是短期的,所以它的贷款也需要匹配。

  中国应该更大力地发展,一个是股市。当然股市现在应该说有一点过热,但是最主要我个人觉得还不是股市,是中国中长期的债券市场。债券市场的融资成本,相对是比股市低的。而且是有保证的,现在你通过货币调控政策。一下子短期有了钱,银行也不敢贷,企业甚至都不敢要这个钱,因为过两天货币政策一紧缩,这个钱今年贷到,明年就拿不到了,所以这个对企业的风险很大。我觉得融资的问题,不应该通过短期的货币政策,这个是解决融资一部分的问题,比如说流动资金的问题。企业的比较,很多是中长期的资金,这个是要通过债券市场中国这一块,我觉得股市现在很火,但是债券市场是需要大力发展的,这个一直做了好多年。但是因为国家的分头监管的因素,债券市场割裂,这个是很不利于我们中小企业能够发展的。

  Q

  小编

  您刚才说要大力发展债券市场,大力发展债券市场的话,现在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改革呢?

  A

  张春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都觉得是一个分头监管,分头审批。我觉得改革一个首先,债券市场要股市一样,逐渐取消市前审批的制度。让市场逐步地发挥出来作用,这个是从监管的角度。还有一个中国的债券市场发展的大障碍,就是中国所谓债务刚性兑付的问题。这个也是其实国家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有责任,使得老百姓觉得不管是发的公开债,就不能够破产。一破产就闹事,政府又担心了。我觉得一定要按照市场的规律来办,应该破产的就应该破产。要解决刚性兑付的问题,这样的话债券市场才能够真正地发展起来。

  Q

  小编

  昨天才出台的一个政策,就是取消银行的存贷比的问题。市场都议论说这个是对利率化有很大的作用,您觉得它对利率市场化会产生哪些作用呢?

  A

  张春

  它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存贷比是一个相对比较行政化的手段,很多年了。大家一直觉得需要把它取消,现在政府采取了措施,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步。中国的金融改革,尤其是银行的改革,这个很重要的一步。为什么有利率市场化,就是因为现在大的银行,因为有很多的存款,不受这个限制。中小的银行,尤其是市场化运作的银行,民营银行,它由于存款的基数比较小,它的网点比较小,所以它很难满足存贷比的要求。它就通过各种各样的非正规的途径,在季度末通过一些手法来变向地存款,来满足指标。

  这个东西取消以后,我觉得更有利于中小银行的发展。他们本来定价也是更市场化,运作也是更市场化。他们可以通过银行间市场的方式,来借钱,再贷钱出去。

  银行间市场本身已经是一个利率市场化的机制,银行间市场这个利率是没有管制的。这个更有利于这些中小企业他定价模式按照银行间市场的利率来定。央行来管,就不用管你的所谓存款、贷款的利率了,直接管银行间市场的利率,央行需要宏观调控的话,就像国外一样,银行间市场的利率来做调控。这样,我们中国整个的利率市场化的过程,就越来越接近完成了。

  Q

  小编

  当初制定这个政策,可能也有一些考虑,考虑到银行挤兑的问题。现在取消的话,这个问题还存在吗?这种风险还存在吗!

  A

  张春

  利率市场化以后,包括取消存贷比。对某些银行经营不好的银行是会有冲击的,这个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包括中小银行里面有一些银行,也不是竞争力这么强的。肯定会有一些银行会受到冲击,但是现在你说到挤兑的问题,挤兑不是靠存贷比的方法。挤兑一个是靠央行的流动性支持,万一有一些短期的挤兑,央行只要有流动性支持,就可以避免的。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最近推出来的,存款保险制度。有了存款保险,一般的老百姓也不会去挤兑,因为他知道,现在是50万的存款,政府已经担保了。

  Q

  小编

  谢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还有利率改革。您觉得在利率改革和汇率这个问题上,就人民币国际化、汇率这三者之间,怎么取得一个平衡呢?

  A

  张春

  这个也是过去这几年一直在做,因为中国的金融改革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主要有三块,一个是汇率的市场化;一个是利率的市场化;还有资本帐户的开放。这三个都不可能一步到位,每一个改革都是有一系列的环节。学界、业界都有争论,到底先开放哪个,后开放哪个比较好,但是我个人一直觉得,其实是一环扣一环的,我刚刚说了不是开放资本帐户,要么0开放,要么1开放,要么0关闭,1开放,就是一次性的。因为也是当作一步一步的,这个开了一步,那个也要来一步,资本市场开了一步,利率市场化相应的也要开一步,汇率也要开一步,就一环扣一环。螺旋型的上升,我觉得这个是中国这几年在做的,也应该按照这个模式来做。也不存在哪个一定是最先,哪个是最后。而且现在看起来,这些都是差不多到了最后一公里了,你看利率市场化,现在已经差不多。我估计最快到今年下半年今年年底,可以基本上完成。资本帐户的开放,也是有很大的力度。相信在今后这几个月,会有一些实质性的推动,刚刚央行副行长其实已经在那里说了。包括居民的对外投资,双向的对外投资,现在基本上也是到了最后一步,应该最近几个月会推出。我相信这些改革在今后的几年之内,会基本完成,这个也取决于中国整个经济的状况,还有风险。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对中国经济的改革最后的完成,对中国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会有更大的提升。

  Q

  小编

  还有一个问题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人民币国际化存在一个不可避免的状况就是与美元形成了竞争,您认为在人民币国际化与美元竞争的过程中,这种博弈之间,人民币应该怎么处理这种问题呢?

  A

  张春

  这个我在其他的地方也说过,这个博弈肯定是有。在博弈论里面,以前我是学博弈论的,博弈论里面叫做合作的博弈,不是零和博弈。零和就是我赢你输,有一种是非零和的博弈。肯定是博弈,但是博弈大家也是在一定的博弈过程中,大家都有一定的好处。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起来了,对美国也不见得完全是坏事。因为中国经济发展,也需要买美国的资产,也需要买美国的商品,这个其实不是零和的博弈,首先我讲这一点。但是肯定是博弈,因为美国传统的储备货币的老大地位,会受到中国的挑战。至少中国现在还不是很强的时候,中国稍微还是要韬光用晦一点。但是,中国现在也有几个很重要的举措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比如说亚投行、金砖银行,这些其实是中国把中国的外汇储备,不放在美元的国债里面,放在其他的用途。而且这些用途,对世界是很有好处的。其实是对美元的一个挑战,我现在不一定要你的储备不放在你这里,美国肯定是担心的,但是中国需要去跟它解释,包括要跟世界所有的人解释,其实是好事的。“一带一路”帮助世界上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去建立基础设施,这个是全世界的目标。

  所以欧洲现在也来支持,这个的确是好的东西。欧洲也不希望美国一国独大,主宰这个。任何一个东西垄断了全世界,是没有好处的。这个事情我觉得慢慢地中国会占上风,但是这个要取决于中国国内的改革,本身的实力要增强。就是我们刚刚讲的这些利率市场化,资本帐户开发,如果中国的资本帐户都不能开发,那你不要谈人民货国际化,你自己都不敢让老百姓出去。所以我觉得中国首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有了实力当然就有更大的讨价还价的能力,更大地能力去跟美国来博弈。

  Q

  小编

  谢谢张院长,谢谢接受我们的采访!

返回列表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8 深圳市千维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65214584号)技术支持:千维安电子

友情链接:电子烟厂家 天麻的功效与作用 电子烟货源 NMN 电子烟品牌 三七粉 电子烟代理 氨糖软骨素 电子烟贴牌 氨糖代理 杭州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