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益到付费,云演唱会是时候商业化了吗

由于此次疫情的原因,此前部分歌手或音乐人在线上开展了公益性质的演唱会,其中在全球范围内最受瞩目的“One World:TogetheratHome”线上公益演唱会,就是他们在家中、车库、排练房里开唱。而这些公益性质的活动,在大家不得不居家隔离的时期里,无疑也为很多朋友提供了心灵上的慰藉,并让大家认识与了解到了云演唱会这种新颖的线上娱乐方式。

对于很多朋友来说,即便不是这些歌手的铁杆粉丝,但能够不花钱在屏幕上看到他们的集体演出显然也是感觉赚了,就更不用说那些本就是粉丝的朋友,则可称得上欣喜若狂了。

在5月的最后一天,五月天的云演唱会显然就是这样一个,会让你的朋友圈欣喜若狂的事件。与此前同类演出抱着乐器在自家卧室或者练歌房里自弹自唱不同,此次五月天方面用心地选择了演出场地,并精心进行了后期视频剪辑。而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与其说是线上演唱会,其实不如说是演唱会主题的超长MV放送。

据悉,五月天这场与TME live合作的演唱会,在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四大平台进行直播,但均需要会员身份作为入场券。不过当时没有赶上直播的用户,现在也已经能够在平台上免费看到这场演唱会的全程回顾。

其实在五月天这场演唱会前,各类平台上就已经出现了线上live会员免费观看,非会员付费的模式。比如5月30日,大麦就联合优酷推出了“平行麦现场”,首场演唱会“郝运来”所采用的就是会员免费,而非会员付费观看的方式,并首次推出了在线演唱会优酷会员按时长分账的模式。对于歌手的粉丝来说,这样的“代价”与线下演唱会的门票价格相比几乎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因此从目前的情况下来看,粉丝的付费意愿还是相对高,而业界有观点认为,这其实也是在变相鼓励平台进行付费模式的探索。

此前腾讯音乐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的数据显示,TME Live每场均创下百万级的观看人次。因此这也意味着如果云演唱会也开始向听众收“门票”,商业价值也或将会十分巨大。

事实上,“线上演唱会”并不是此次疫情期间才出现的全新模式。早在2014年,汪峰就曾与乐视音乐进行战略合作,玩起了互联网O2O的概念,双方携手打造了国内首个4K付费直播演唱会,而当时打出的口号,就是让未能获得入场门票以及异地的歌迷也能“参与”演唱会。

根据当时的相关报道来看,由于形式的新颖,定价仅为30元的“线上门票”,最终观看直播的付费收看高达4.8万次。此后,包括腾讯等平台也一直在尝试付费演唱会直播的模式,不过这种模式主要针对的是地域限制,例如腾讯视频就曾经尝试过付费播出韩国男团Bigbang的演唱会。

但是总体来说,从2014年乐视拉开演唱会直播的付费大旗,在这6年时间里这一模式的表现还只能用不温不火来形容,既未能发展成大众普遍接受的参与演唱会方式,在粉丝群体中也不那么受待见。直到此次疫情期间,由于线下演唱会完全停止,加上明星们纷纷公益演出分文不取,才让云演唱会的热度逐渐升温,也让平台再次尝试起这一模式商业化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看,用免费吸引流量,在培养了用户习惯之后,再用付费模式获取收益,也使得云演唱会成为了一件非常“互联网”的产品了。

从演唱会付费直播到云演唱会,这一模式的起起伏伏,其实也说明付费的云演唱会虽然在特定情况下是雪中送炭,但大多数情况下还只能作为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而这一模式最终能否走通,决定权其实还是在观众/粉丝手上。

但粉丝对演唱会直播的态度,却可能并没有平台想象中的那么友好,甚至常常会遭到高价购买现场票的粉丝抵制。另一面,纯线上的云演唱会,歌手无论是在自家卧室边弹边唱,还是配合工作室进行实景拍摄做后期剪辑,演唱的效果固然有可能更加完美,但也缺少粉丝所追求的现场感。在看不到歌手的临场反应,听不到他们“真情实感”的表达,那么粉丝的付费意愿同样也很难估摸。

对于行业来说,粉丝“情感”这一要素显然也不能忽视。就在不久前因为《歌手》节目中毛不易的淘汰,粉丝之间就爆发过一轮关于“唱功”与“情感”的争论,其中有歌迷认为唱功固然重要,但比起秀技更重要的是歌手情感的流露。如果把线下激动人心的演唱会现场搬到线上,且大部分云演唱会的质量可能还不如歌手专辑里MV的情况下,那么这样的争议恐怕还会越发激烈。

返回列表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8 深圳市千维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65214584号)技术支持:千维安电子

友情链接:电子烟厂家 天麻的功效与作用 电子烟货源 NMN 电子烟品牌 三七粉 电子烟代理 氨糖软骨素 电子烟贴牌 氨糖代理 杭州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