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雾环保终于找到审计机构 新聘任会所无证券资

原标题:敢于“吃螃蟹”还是别有用心?这家A股公司终于找到审计机构 但未从事过证券服务

年报截止日近,作为此前“唯二”仍未确定审计团队的上市公司,4月13日晚间,匆匆披露拟聘任蓝宇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这一此前不具有证券服务业务经验的“新面孔”着实令市场惊讶不已。深交所也在次日向其发出问询函,要求其对会计团队的具体情况作出详细说明。

“敢为人先”的上市公司并不止神雾环保一家。3月26日晚间,*ST新亿官宣选择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机构,才算是开聘请无证券资格会所之先河。当然,*ST新亿因聘请会所存在诸多问题,同样遭到了上交所的连番追问。

今年3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实施。对于会计行业而言,最大的一个变化即是: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将不再需要持有许可证。不过,除上述两家公司“独辟蹊径”外,鲜有上市公司贸然选择无证券资格的会所。

监管对于两家公司的“刨根问底”,也绝非对“创新”的苛责。从问询问题来看,交易所一方面是希望确保此前未从事过证券服务的会所具备相应资格和能力;另一方面,这两家公司最大的共同之处,即是2018年年报均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在公司本身问题重重的情况下,贸然选择无经验、无证券资质的会所,这的确令人心怀疑虑。

在开年遭遇疫情之下,上市公司审计工作遭遇一定阻碍。在千呼万唤之后,监管部门允许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上市公司年报可延期披露。然而,对于在4月仍未敲定审计团队的公司来说,其审计工作将是一场“硬仗”。

作为A股市场上“唯二”仍未确定2019年审计团队的上市公司,4月13日晚间,神雾环保终于交出了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但其选择的会所却令市场大跌眼镜。在合作多年后,神雾环保不再续聘大信会计师事务所,而是改聘一家名为“北京蓝宇会计师事务所”的“有限责任公司”。

具体来看,北京蓝宇成立于2008年12月,注册资本50万元,未加入相关国际会计网络,且此前未从事过证券服务;最近一年总收入 811万元,其中审计业务收入811万元,证券业务0元,审计公司共322家。员工共22人,注册会计师7人,具有证券服务业务经验的注册会计师3人。

在如此紧迫的时间内选择一家从无证券服务经验的会计师,自然引起监管的格外注意。深交所在14日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神雾环保说明,这样一家不具备证券服务业务经验的会计事务所,是否有能力承接其年审业务,并对北京蓝宇的各项资质和情况进行360度无死角式询问。

4月15日晚间,神雾环保对深交所关注函作出回复,北京蓝宇究竟是怎样的一家会所也更为清晰。

深交所要求北京蓝宇结合神雾环保面临的主要风险、过往审计业务开展情况、上市公司所在行业的审计业务经验、专业人员配备等因素,说明是否具备承接公司年审业务的专业胜任能力,是否已按相关规定进行备案。

对于“专业胜任能力”,北京蓝宇称,该所及相关关键审计人员未服务过与上市公司所在行业类似的企业。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具有雄厚的专业技术力量,且关键成员具有多年证券事务从业经历,目前正在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备案程序。

具体而言,签字会计师班某梅、朱某分别具备13年、10年的审计经验,其中从事证券业务年限分别为11年、5年,朱某本人担任北京蓝宇总经理。质控复核人朱某丹具备12年审计经验,从事证券业务年限9年。

不过,北京蓝宇未对三名主要负责人的学历信息进行披露。而据中注协信息显示,除签字会计师朱某具备北京物资学院的本科学历外,其余两人均为大专学历。

并且,根据此前公告,北京蓝宇已购买职业保险,累计赔偿限额为1000万元。在此次回复中,北京蓝宇称,“我所已经确定购买职业保险,累计赔偿限额为1000万元,保单尚未收到,购买职业保险合同主要条款未知”。

为何选择一家无证券服务业务经验审计机构?对此,神雾环保解释为,经过综合评估对比,北京蓝宇在聘任成本上更具优势;另外,由于时间比较紧张,其他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工作较为繁重,而北京蓝宇的效率更高。

作为一家仅有22名员工的会所,北京蓝宇对神雾环保的审计工作可算是“全情投入”。北京蓝宇称,接受神雾环保委托后,其立即组织包括注册会计师在内的审计项目小组成员等15人进场审计,公司人员全力配合,审计人员较为充沛,目前审计工作进展顺利。

然而,神雾环保此前预约的年报披露日为4月28日,在4月14日才敲定的审计团队,如何保证审计质量?对此,北京蓝宇也提前打好了预防针,“我所将严格按照审计准则执行相关审计程序,预计不会影响审计质量。由于受全国疫情及我所需要履行一系列备案等程序的影响,可能会影响按期出具审计报告的时间。”

此前,神雾环保的审计机构为知名会所大信,且在2018年年报中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在与“前任”的沟通衔接上,北京蓝宇称,“目前正在积极与前任注册会计师取得联系”,就此前分歧问题等进行沟通。

然而,在“前任”现身关注函后,针对深交所“与公司及后任会计师沟通的具体内容,以及沟通过程中是否存在异议”的问题,大信表示,其与神雾环保就辞任年审会计师、变更审计机构事宜进行了友好沟通,已明确知悉该事项并确认无异议,但“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后任会计师北京蓝宇的沟通要求,未与其进行沟通”。

事实上,敢于“突破自我”的上市公司并不止神雾环保一家。3月26日晚间,*ST新亿官宣选择“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机构,才算是开聘请无证券资格会所之先河。

对于*ST新亿来说,更换会所或许是不得已而为之。根据同日披露公告,其前审计机构华信所对其发布催收2018年报审计费即终止2019年审计的函。由于至2019年11月*ST新亿仍有20万元审计费支付,其违约行为导致华信所不再承接2019年度财务报告审计业务。

而对于*ST新亿选择的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其创立于2005年,共有从业人员12人,截至2019年末仅有3名注册会计师。2018年度业务收入85.32万元,其中审计业务收入84.85万元,净资产18.79万元,总资产67.73万元。

更重要的是,堂堂所同样未从事过证券服务业务,上年度无上市公司年报审计情况。而对于“已购买职业保险、累计赔偿限额1000万元、能覆盖因审计失败导致的民事赔偿责任”的表述,*ST新亿在后续更正为“正在购买执业保险、累计赔偿限额1000万元,相关职业保险可以覆盖审计失败导致的民事赔偿责任”。

当然,*ST新亿的“吃螃蟹”之举也遭到了上交所的反复问询,包括公司情况、执业能力等。而在问询之下,堂堂所的实际情况与前期披露的差异逐渐增多,*ST新亿也连番为此次审计公告“打补丁”。先是堂堂所资产信息有误,后是三名主要负责人全部更换,且更换的三名注册会计师目前均未在堂堂所执业,正在办理转所手续。

基于此,4月2日,上交所对*ST新亿发出二次问询函。由于公告显示,深圳堂堂拟将项目签字注册会计师由李哲、陈建生和邓颖俊三人更换为吴育堂、周知和杨勃。根据《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许可和监督管理办法》等规定,注册会计师在未办理完成转入手续以前,不得在拟转入的会计师事务所执业。

1、结合相关法律法规,说明将项目签字注册会计师变更为非本所执业注册会计师是否合法合规;

3、目前李哲等人不担任本次项目签字会计师,且深圳堂堂无其他注册会计师的情况下,说明是否仍有履行本次审计业务的能力;

4、请此前3人说明前期承接审计业务的具体情况,是否为真实意思表示,拟不再参与本次审计业务的具体原因和主要考虑。

另外,此前公告显示,深圳堂堂接受委托后,立即组织包括注册会计师在内的审计项目小组 6 人进场审计,预计 4 月 25 日结束外勤审计工作。同时,注册会计师的转所手续预计将于 4 月25 日左右完成。上交所要求深圳堂堂补充披露前述6人的具体姓名和工作单位、职务,是否为深圳堂堂的注册会计师和审计人员,承办本次业务是否符合前述规定,并补充具体负责人情况。

由于“正在购买执业保险,保单尚未生成、具体条款未知”,上交所要求深圳堂堂补充披露预计保单生成时间及具体条款,并请提供正在购买保单的证明文件,并量化评估是否具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能力。

并且,由于拟签字注册会计师目前并非深圳堂堂所属会计师,上交所要*ST新亿严格遵守股东大会提案和通知的相关规定,在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具备相应执业人员、执业条件以及落实指引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签字会计师严格按照《办法》要求合规执业的前提下,再行提请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相关议案。

此外,对于上交所两次关于聘请年审会计师事项的问询函,*ST新亿均未按要求进行披露。上交所4月9日就其披露不到位的问题再次发布问询函,并称将对其启动纪律处分程序。

对于上交所二次问询的大量问题,*ST新亿将回复时间推迟半个月,预计将自4月10日延期至4月25日回复。这一次“吃螃蟹”能否成功,还有待观察。

自2005年开始,《证券法》开始对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业务资格进行规定。2014年3月,财政部正式公布40家具有证券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名单。随着A股市场的不断发展,大量上市公司客户令这些具有证券资格的会所稳居行业上游位置。

在过去的一年里,监管部门对中介机构监管逐渐趋严,而部分会所也因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闹出轩然大波,如瑞华、正中珠江等。在瑞华遭遇暂停业务、团队大量出走后,A股“老40家”格局变化明显。

今年3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实施。对于会计行业而言,最大的一个变化即是: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将不再需要持有许可证,上市公司审计业务也不再是传统40家具有资格的会所的“自留地”。

不过,除上述两家公司“独辟蹊径”外,鲜有上市公司贸然选择其他会所。2月17日,上市公司协会独立董事专业委员会发出倡议,倡议之一即是“上市公司不宜聘请无上市公司年报审计经验的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年报审计机构,以免未能按期披露年报。”理由是“《证券法》生效至年报披露法定期限时间较短,再加之当前正处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而且上市公司年报审计专业性强、复杂程度高,审计工作面临较大挑战。”

而监管对于两家公司的“刨根问底”,也绝非对“创新”的苛责。从问询问题来看,交易所一方面是希望确保此前未从事过证券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具备相应资格和能力;另一方面,这两家公司最大的共同之处,即是2018年年报均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的规定。回顾2018年年报审计情况,共有33家上市公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公告信息发现,这33家去年“无法表示意见”的上市公司中至少有15家在2019年更换了审计机构。

目前,这33家仅有3份2019年年报落地。其中,*ST东网更换审计所后获得了“保留意见”,*ST秋林和继续获得“无法表示意见”,且退市保千已进入退市整理期。

正是为了防止问题公司通过更换审计所的方式谋求保壳,对于年报季期间更换审计机构的举动交易所也格外注意。在公司本身问题重重的情况下,贸然选择无经验、无证券资质的会所,这的确令人心怀疑虑。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两家公司选择的新会所均是有限合伙制,这也是交易所反复问询执业保险等问题的原因所在。

事实上,对于会所而言,允许存在有限责任制和合伙制两种事务所形式。相比之下,有限责任制下会计师显然承担责任更小。而在执业保险尚未完成至,一旦审计失效,会所将难以承担连带赔偿的民事责任。

早在2010年,财政部、工商总局就已联合发文,要求“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应当于2010年12月31日前转制为特殊普通合伙组织形式;鼓励中型会计师事务所于2011年12月31日前转制为特殊普通合伙组织形式”。如今,业内大型和主要中型会计师事务所均已转成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

在*ST新亿和神雾环保忙于回复交易所问询之际,A股市场上还有一家审计“老大难”公司——,这也是目前沪深两市唯一一家仍未确定年审机构的上市公司。4月13日,深交所向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询问具体情况。4月15日,暴风集团披露称,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

(原标题:敢于“吃螃蟹”还是别有用心?这家A股公司终于找到审计机构,但未从事过证券服务…)

返回列表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2018 深圳市千维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65214584号)技术支持:千维安电子

友情链接:电子烟厂家 天麻的功效与作用 电子烟货源 NMN 电子烟品牌 三七粉 电子烟代理 氨糖软骨素 电子烟贴牌 氨糖代理 杭州网络公司